我总是在想我死去的那只猫
我一手养大的猫
橘色的
小时候很调皮
很贪吃
因为是只公猫所以总是喜欢半夜出门
早上又会在门口大声叫着让人帮它开门
如果我能一直把它绑在屋子里
如果我能制止它出门去
如果我能在那天提醒我家里人把那扇窗户关上
如果我
如果我能不顾他们的阻止
坚持把它带到医院去
如果我能做出稍微一点补救
我会不会就不会那么
愧疚
我会不会
就能留下我的猫
我会不会
就不用看着它
在我的怀里
突然僵硬
眼睛永远闭不上
最终躺在那个
小小的盒子里
在早上被妈妈埋到土地下
那里常年容易积水
它会不会不舒服
它一向不喜欢水
它会不会腐烂的特别快
我爱的
不算柔滑的毛发
咬过我的尖牙
从不让我触碰的小爪
看起来萌萌的却是大近视的双眼
还有柔软的,温暖的躯体
是不是已经...

自己瞎怼的巍澜,觉得我捏的丑不要骂我

不会p+懒省事😂

【温度】【野尘】离别

        姬野的手总是很热。

        吕归尘隔着断刃感受到姬野手心的温度时这么想着。

        仍旧锋利的剑刃割破了两人的手心,两人的血液交缠着,沿着紧握在一起的手掌滴滴答答落在草地上,歃血为盟。

        吕归尘看着姬野,那双纯黑色的眼睛里,似是有火焰在燃烧,明亮而纯粹地,倒映着他狼狈...

【温度】【段子】手心的温度

注:小学生文笔,ooc有

【伞修】
        “你手怎么这么凉!”
        叶修摁灭烟头看着突然扑过来想要暖手的苏沐橙。和她七分相似的眉眼,更有棱角的五官,短发的他似乎也曾经说过这句话,和迅速把手收回揣进口袋里的苏沐橙不同,他张开温暖干燥的手掌,与他十指相扣,“我就大发慈悲帮你暖一辈子吧。”

【喻黄】
        “队长,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啊,比赛重要但是你的身体更重要

【瓶邪】【温度】雨村日常

注:小学生文笔,ooc有,私设有

        或许是早些年那次被人在雪地里割喉落下了病根,一向习惯了南方湿冷天气的吴邪居然愈发畏寒了。哪怕胖子天天牛羊肉炖汤喂养着,吴邪仍是手脚冰凉,甚至晚上暖不热被窝,陷入梦魇也是常有的事。

         自打入冬以来,吴邪就天天挂着两个黑眼圈,整日无精打采,呵欠连天。胖子一看,这怎么行?于是自告奋勇,决定牺牲色相,给吴邪当个侍寝丫鬟,帮吴邪热炕头。

    ...

© 十五 | Powered by LOFTER